太阳2:农业已成中国对非洲援助的战略重点

据杜永琪介绍,经过对农产品的试种、试验和改良,2到3年后,示范中心的作用就会体现出来。那时,运用中国的农业技术播下的种子,一定会在津巴布韦的沃土上结出丰硕的果实。面对未来,津巴布韦中国农业技术示范中心津方合作伙伴,圭比农业学院院长马蒂扎说:“我们对中国的农业技术以及中国人的敬业精神寄予厚望。我们要让圭比的农业技术示范中心成为整个非洲最成功的。”

埃塞俄比亚:农业改造异乡结硕果

如今,有些示范中心已进入收获的季节。在利比里亚,荒坡丘陵一年后已变为绿油油的良田,我国援助利农业技术示范中心开始了水稻收割,农技中心的负责人经过测算称,这批试种的水稻产量每公顷可生产约6吨。

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兼东亚东南亚和中亚办公室主任陈志钢则表示,面对严峻的粮食问题,非洲非常渴望从其他新兴国家取经,尤其对中国的经验感兴趣。但他也强调,在帮助非洲发展农业的过程中,应由非洲自主选择自己的农业政策,让他们充分发挥主动性去解决遇到的问题。

杜永琪说:“中国对农业有独到的运营方法,我们国家可耕地面积不多,但靠农业的高产和优质,养活了世界上近25%的人口。中国的优势是精耕细作,还有科学的管理方法。我感觉津巴布韦所欠缺的可能管理上是一块,农业机械使用上也存在很大的缺口,所以我想把我们国家先进和比较实用的地方能移植到津巴布韦这块土地上来,帮助他们提高作物的单产,增加粮食的总产。”

建于2010年的中国援贝农业技术示范中心,是中国建立的第一批援非农业技术示范中心之一。

《中国的对外援助》白皮书显示:“中国援建的农业项目促进了受援国农业生产的发展,增加了粮食和经济作物的产量。”

“通过中非双方的共同努力,用十几年时间,帮助非洲12亿人口解决吃饭问题,是一项造福非洲、造福人类的义举。”

津巴布韦自然条件优越,拥有良好的农业基础设施,曾被誉为非洲的“面包篮子”。但是自从2000年津巴布韦土地改革进入“快车道”以来,由于大量新分到土地的农民缺乏必要的资金和农业技术,再加上西方国家的制裁等原因,该国粮食产量急剧萎缩,2008年,在津巴布韦的1300多万人口中,竟然有700万人急需粮食援助。出席当天示范中心奠基仪式的津巴布韦地方政府与公共工程和城市发展部长乔姆波表示,从长期来看,示范中心的建立对缓解该国的粮食危机十分重要。

中国农业专家李荣刚认为,中国在埃塞开展的农业职业教育项目更接地气,更符合埃塞的实际,更能满足埃塞农业和农村发展的需要,因此也更受埃塞人民的欢迎。

中国如此说,也是如此做的。

9月2日,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举行前夕,中非发展基金与中非产能基金、中国山东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苏丹拉赫德农业公司签署了在苏丹开展农业合作的框架协议,各方决定推动实施中国-苏丹农业合作开发区等一揽子农业项目,拓展苏丹农业领域中农机、育种、纺织、印染等上下游产业,打造出从良种繁育、种养殖基地到农产品加工、物流、贸易的全产业链运营平台。

>>>农事评论,最富创意的三农专业意见

时至今日,粮食安全仍然严重困扰非洲大陆。非洲国家和国际社会一直致力于促进非洲农业稳定、可持续发展方案的探索,但这些研究和随之产生的援助干预支持措施,非但未能实现其初衷,反而一次次陷入了低效的“绿色革命”的“技术困境”,甚至引发了新的经济、社会乃至政治问题。

中国南南农业合作学院院长、人文与发展学院教授李小云说,中国对外农业援助一直是建立在平行经验的直接分享上,不同阶段具有不同特点:上世纪60、70年代主要以建立农业试验站和农场为主,80年代以后将承包责任制的做法应用到对非农业援助项目中,近10年来则将市场驱动型的农业技术转移模式应用到新时期的对外农业援助工作中。

方言说:“2006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后,很快商务部和农业部就共同筹划起了这个项目。现在14个中心基本都定位了。因为非洲比较特殊,中国对它要有援助,但是如果永远是无偿的援助,那只是一个‘输血’功能,而不是‘造血’功能。中国希望主要通过技术输出,使当地劳动力素质方面要有提高,在技术方面要有推进,在农机装备方面要有提高,这要的话,才能使她非洲的整体农业水平上升。我们相当于一粒种子,种子在当地开花、结果、发芽。”

太阳2:农业已成中国对非洲援助的战略重点。在中国公司的帮助下,胡里奥用贷款购买了农机、农具、种子、化肥,并在中国技术人员的指导下,掌握了烟草的种植、晾晒、烘烤等全程管理和操作技术。这也使得他短短几年就成功地从一个小技工转型为农场主。现在胡里奥拥有50多名员工、全新的灌溉设备和一些农业机械。虽然规模还远不能与大农场主相比,但对于白手起家的他来说,着实有了很大发展。

非洲的农产品很丰富,可惜的是,未得到合理的利用,并不能卖出个好价钱,不能帮助非洲人民脱贫致富。比如,加纳盛产可可豆,却不见加纳人出口可可粉、可可饼干、巧克力热冲饮粉等加工产品,自有品牌的高档巧克力更是无从谈及。可可豆的价格被国际市场的变化左右着。再比如,罗非鱼的故乡在非洲,但由于缺乏技术,非洲人只是捕捞,而不会养殖,如今出现了需要进口罗非鱼的局面。

“非洲需要我们,我们也需要非洲。就像谈恋爱一样,不能一头热,两头都热才有机会。”北京德邦大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境外农业开发产业联盟秘书长刘汉武认为,在农业合作方面,非洲也能够给中国提供很多机会。比如,中国的灌机、农机就可以转往非洲市场。

太阳2,国际在线报道:地处非洲南部的津巴布韦土地肥沃,近年来却陷入严重的粮食危机,而中国拥有丰富的农业生产管理经验和实用技术。中国发挥农业方面的优势加强对津援助,将对解决当地民众的吃饭问题起到重要作用。22日,位于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北部圭比的中国农业技术示范中心举行了奠基仪式,这一中心的建立正是中国利用农业优势加强对津援助的重要体现。

“没有中国人的帮助,我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收获,”胡里奥说。

同时,中国政府积极帮助非洲人民走进中国,学习农业技术。记者从中国商务部援外司了解到,中国对非培训涉及经济、外交、能源、工业、农业、医疗卫生等各领域,在上海、江西、湖南、福建等地设有援外培训基地。“在华培训改变了非洲学员的人生。”中国驻塞舌尔经商处武建光举例说,塞舌尔学员巴里·丹尼尔初中毕业后一直在家务农,由于没有什么技能,家庭收入一般。2010年,他参加了河北农业大学举行的“发展中国家农业产业化经营研修班”。回国后,他在当地农业局的扶持下开始了规模化养猪,目前已经初具规模,效益可观。

受中非发展基金支持

乔姆波说:“示范中心将使津巴布韦农业专家掌握中国的高产作物技术;并将发现和培育适合在本地种植的高产作物;来自各个省和地区的农民将通过在示范中心亲身体验农业科学试验而受益,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技术会传播到全国各地;3000多名大学生将在示范中心接触到这些先进技术。总之,农户和农业专家们通过在示范中心学到的在农学、机械、高产作物、食物加工、灌溉系统、采后处理、可持续发展等方面的先进农业技术,可以极大地提高农业生产力。”

中国援贝农业技术示范中心总经理黄俭平介绍说,自2010年10月开始与贝方开展技术合作以来,示范中心共举办了21期培训班,累计培训1300多人次,受训人员初步掌握了一到两项农业生产技术。

——主持人卓子

作为一家从事现代农业生产全过程的系统集成商,2010年德邦大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同北大荒集团一起,筹建了援津巴布韦农业技术示范中心,在大豆、玉米、小麦、马铃薯、蔬菜等作物高产栽培技术和农机、灌溉应用技术方面对当地农户进行培训和推广,中国专家指导下的农作物产量普遍比当地单产高出3倍。

22日,位于哈拉雷以北40公里的圭比农业学院内彩旗招展,中国国旗与津巴布韦国旗迎风飘扬。为了庆祝设在这里的中国农业技术示范中心破土动工,农学院的学生们以当地绍纳族传统歌曲的旋律,配上新填写的歌词,歌唱中津两国的传统友谊。

目前,来自中国科学院的8个课题组和6个研究所的30多名农业技术专家,正在肯尼亚中非联合研究中心进行现代农业示范区建设。中国专家在当地示范种植中国的优良农作物品种:玉米、高粱、小麦、水稻,以及猕猴桃、葡萄等经济作物,展示了中国先进的农业种植和管理技术。中国技术专家不辞辛苦、严谨细致的工作作风令当地人非常感动。

马里经商处今年2月发布消息称,粮荒威胁马里及周边包括尼日尔、布基纳法索、乍得和毛里塔尼亚沙漠边缘国家,涉及受灾人口高达1,200万。

2006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中国承诺为非洲国家建立10个农业技术示范中心,2009年又宣布示范中心数量增至20个,2016年底已在非洲24个国家援建了25个示范中心,将高产优质品种及先进实用的育苗、耕作、植保、施肥、灌溉、收获等配套技术推广到示范中心周边和东道国各重点农区。

中国与津巴布韦有着深厚的传统友谊,近年来,中国在农业、教育、基础设施、人力资源培训等多个方面都向津巴布韦伸出了援助之手。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忻顺康表示,将全力配合这个示范中心获得成功。

中非联合研究中心成立于2013年5月,是中国政府在非洲援建的首个科研机构,其主体建筑和附属植物园位于肯尼亚内罗毕乔莫·肯雅塔农业科技大学,建设费用全部由中方援助,中科院负责提供配套科研设备和研究经费。

派遣农业技术人员和高级农业专家传授农业生产技术和提供农业发展咨询,为受援国培训农业人才是中国农业援非的重要内容之一。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中非农业合作面临难得的机遇和广阔的前景。9月3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宣布,支持非洲在2030年前基本实现粮食安全,将同非洲一道制定并实施中非农业现代化合作规划和行动计划。为此中方将实施50个农业援助项目,向非洲受灾国家提供10亿元人民币紧急人道主义粮食援助,向非洲派遣500名高级农业专家,培养青年农业科研领军人才和农民致富带头人。

忻顺康说:“从部长到农大的学生,他们都非常感谢中国政府能够无偿地援助这个农业示范中心项目。很多津巴布韦农业发面的专家、学生,将在这里接受培训。像这样的援助项目,是非常受津巴布韦人民和非洲人民的欢迎的。作为中国大使馆,我们也将一如既往地把这个项目保质保量地做好。同时,我们也相信,未来在这些具体项目的支持下,两国关系会进一步发展。”

针对贝宁国情,中心因地制宜开展农业技术培训、试验和示范。中国专家手把手地传授玉米杂交高产种植技术、引进优良品种、开展蛋鸡和肉猪的养殖试验和示范、上门讲解木薯管理和病虫害防治知识……

非洲幅员辽阔,有许多未开发利用的土地,发展空间很大,一些传统产品,如咖啡、可可、橡胶、棉花、畜牧产品等,依托非洲特殊的地理气候环境,具有不可替代的成本优势,某些农产品(11.35,0.00,0.00%)如麻风果等具有替代传统能源的潜力,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新形势下,将具有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武晋说,与中国相比,
其实非洲农业资源十分充裕。麦肯锡2012年数据统计显示,世界未开发利用耕地有60%集中于非洲地区。但因诸多原因,如农业基础设施不足、化肥生产及使用量低、缺乏育种能力、农业机械化水平差、政府财政支农能力弱,非洲农业发展受到严重制约。举例来说,非洲灌溉成本可高达每公顷18300美元,非洲农业综合发展计划要求各国至少拿出10%的财政投入到农业,但大部分国家只能达到2%-3%的水平。

津巴布韦中国农业技术示范中心项目协议是2007年中国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访津时签署的。中方项目负责人、中机美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津巴布韦中国农业技术示范中心主任杜永琪介绍说,中国在农业方面的优势将极大地帮助高津巴布韦提高农作物产量。

“多亏那时中国公司在推广一种资金、技术和市场‘三结合’的合作模式,”胡里奥说,“他们给了我第一笔贷款,我们的合作就开始了”。

中国用世界9%左右的耕地养活世界20%人口,粮食自给率超过了95%。中国农业发展的经验能否为非洲大陆提供可参考的经验,引起了非洲国家和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9月4日,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许镜湖在记者会上表示,中国要帮非洲在2030年前基本实现粮食安全的目标非常明确,但任务也确实不轻。“通过中非双方的共同努力,用十几年时间,帮助非洲12亿人口解决吃饭问题,是一项造福非洲、造福人类的义举。”

在2006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代表中国政府宣布了对非洲援助的八项措施,其中一项就是加强在农业等领域的合作,向非洲派遣100名高级农业技术专家,建立14个有特色的农业技术示范中心。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农村经济司副司长方言女士表示,与过去中国对非洲国家无偿援助的方式相比,建立农业技术示范中心更能有效地促进非洲国家整体农业水平的提高。

烟草是津巴布韦的支柱产业之一,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高达约11%。津巴布韦财政部长齐纳马萨说:“合同种植模式让津烟草业近年来快速复苏,全国种烟面积不断扩大,产量不断提高,已接近历史最好水平。在这一过程中,中国公司功不可没。”

授之以渔的农业技术援非

刘汉武认为,下一步中非农业合作应重点在科技、市场、政策、资金和产业5方面下功夫。具体来说,就是把中国先进的农业技术引入非洲,帮助非洲优质农产品打开国际市场,“两优”贷款多向农业项目倾斜,多方合作,解决非洲资金难问题,同时延伸非洲农业产业链条,增加产品出口附加值。

>>>三农科技,更多致富经等你来取

但是,非洲农业的这些比较优势,由于长期缺乏资金和技术而得不到发挥,使得一些非洲国家虽然农业生产的自然条件较为优越,但仍“靠天吃饭”,对抗自然灾害的能力较弱,在保障自身粮食安全、提高农业发展能力方面仍存在迫切现实需求。

中非相互需要

中心非方主任罗伯特·基图鲁赞许地说:“中国专家对待科学的态度非常严谨。他们全心全意为当地人授业解惑,以专业的精神开展工作,为肯尼亚人树立了良好的榜样。”

中国为此伸出援手。

“非洲农业潜力巨大,非洲可以养活世界。”李小云指出,非洲拥有丰富的土地、气候资源和水资源,需要做的是改善生产方式,增加对基础设施的投入。

目前,中国已向贝宁等26个国家派遣了39个农业技术组。2012年一季度前派出其他11个农业技术组,共计50个,完成中国在中非合作论坛第四届部长级会议的对非承诺。

中非农业合作始于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国一直尝试为非洲粮食安全问题和贫困问题贡献解决方案。2015年,在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中非农业现代化合作计划纳入中非“十大合作计划”。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农业是中国援助非洲的重要领域。如今,来自中国的农业专家正活跃在非洲的各个地区,为促进中非农业技术转移、推动当地农业发展努力工作着。

从2011年到2012年,非洲粮荒一直在持续。索马里约有25万饥饿人口,坦桑尼亚约有50万灾民,东非逾1200万人正在挨饿,肯尼亚北部和东北地区受灾严重……

“全球饥饿人口数量在下降,但非洲饥饿人口的绝对数量相对在增加。”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副院长武晋指出,“非洲粮食安全形势依然严峻。粮食进口依赖程度高,一些国家达到30%-40%,饥饿人口占比达20%至25%。全球一半以上的粮食援助流向非洲。”

这些农业专家除了常规教学和进行示范外,还对到学院进修的技术人员进行培训,并到社区去培训当地农民。

马里糖联是中国农业援非的重要项目,建设规模为日处理甘蔗6000吨,设计年产10万吨白糖和1600万公升酒精。糖联建成后,可创造1万人的就业机会。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农业研究中心秘书长陈淑仁参与了马里糖联从申报到建立的全过程,他认为:“马里糖联为马里创造就业、增加税收、转让技术、推动马里工业发展和开展社会公益事业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

在他看来,对非洲而言,中国农业援助基础体系有很大的参考性。特别是非洲资本严重缺乏,中国劳动密集型农业生产技术体系更容易得到认可。2011年他的团队协助中国国际扶贫中心在坦桑尼亚启动中国农业技术的试验示范项目,引入中国上世纪80年代的农业发展实际经验,让当地玉米亩产提高了2-3倍。“中国农业发展的核心经验其实不是补贴,也不是大规模使用化肥,而是精耕细作,通过增加劳动力投入,提高单位面积产量,用劳动力弥补资本不足。”他说,“这一发展模式独立于外债,其产出就是纯的剩余,不需要还账。”

中国向“饥饿的大洲”伸出援手

多个项目

贝宁:助力当地脱贫致富

塞舌尔渔业局专门派学员参加了由福建海洋研究所承办的“发展中国家海岸带综合管理官员研修班”,并把中国经验引进到塞海水养殖中期规划中,预计项目投产后全国渔业总产量将提高50%。

2011年底,中非发展基金同中国湖北万宝粮油有限公司共同设立万宝公司,在莫桑比克加扎省启动水稻种植项目。项目计划投资近3亿美元,滚动开发2万公顷土地,规划建设成集种植、养殖、食品加工、贸易、物流为一体的综合性农业现代化产业园。后来,万宝公司退出,中铁二十局带资接管。今年这个农业园项目完成水稻种植3.2万亩,总产量1.357吨,是项目实施以来种植面积最大和单产量最高的一年。受益农户达450户,农户增收最高达3000美元,远远高于当地人均年收入的480美元。目前该项目是中国在非洲最大粮食类投资项目,莫桑比克总统曾多次赴现场考察,并亲自为项目大米品牌取名“好味道”。

一位农民说:“以前不懂技术,玉米只蹿个不结粒,有时忙了几个月却颗粒无收。采用中国的种子和技术后,我们村各家各户的玉米产量都得到很大提高。中国农业技术示范中心让我们过上了好日子!”

自上世纪六十年代起,中国先后在30多个非洲国家建立了40多个农业合作项目,包括农业技术试验站和推广站、农场等,帮助非洲国家发展水稻、玉米、蔬菜、茶叶、甘蔗等作物的生产,很多项目至今仍在发挥作用。据商务部西亚非洲司司长钟曼英介绍,截止到2011年11月底,中国在非洲已新建5个农业示范中心,初步确定7个候选国别,其中马拉维、安哥拉、刚果、马里、马里塔尼亚5国已完成可行性考察并确定了实施单位,计划2012年一季度开工;马达加斯加及科特迪瓦正在派组考察。

近年来,
随着非洲基础设施环境不断改善,中非农业投资和农产品贸易快速增长。2017年中国与非洲农产品贸易总额突破60亿美元大关,较2006年增长185.3%。截至2017年底,中国企业在非洲投资5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农业项目117个,遍及2/3以上的非洲国家,投资存量148.3亿元人民币,涵盖种植业、农产品加工、渔业等领域。

2015年1月,埃塞阿拉格学院邀请南南合作项目阿瓦萨项目组的3名中国专家到阿拉格学院调试农业设备,并进行操作示范和对工人、教师进行指导。

中国商务部部长陈德铭在2011厦门投洽会中非投资合作高级别研讨会上表示,农业成为对非援助战略重点,中国可以帮助解决困扰非洲的粮食问题、加工工业落后以及投资环境欠佳。非洲国家仅需提供土地维持示范中心运营,中国无偿提供种子、机械设备等。中国希望能够通过示范中心将技术推广到更广泛地区。

原标题:助非洲基本实现粮食安全 中国将实施50个农业援助项目

太阳2 1

许多企业相继到非洲国家投资建园、经营农场,其中多个项目得到中非发展基金的支持。2009年,中非发展基金与青岛瑞昌棉业有限公司、青岛汇富纺织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中非棉业发展有限公司,从马拉维起步,逐步拓展到莫桑比克、赞比亚等国家。项目采用国内先进技术和机器设备,开展棉花育种、种植收购、轧花、榨油和销售等业务,逐步构建起完整的棉纺产业链。

农业专家组开展的教学与示范活动包括:果树栽培、作物疾病预防与控制、玉米塑料地膜覆盖栽培技术、香蕉种植、鱼类生产、家禽机械孵化技术,以及雨水收集、温室大棚建设、涌泉灌溉示范基地建设等。

中国教会非洲精耕细作

他还表示,人才培养是农业发展的核心。研究中心将肯尼亚学生与中国大学对接,开展农业技术转移。数据显示,中心自成立以来,已为非洲各国培养农业技术人才140多名,招收农业科学专业的硕士、博士研究生十多名。

在中非合作框架下,中国一直在用自己的发展经验帮助非洲提高粮食自主生产能力和农业技术水平。据统计,中国已与16个非洲国家签署农业合作谅解备忘录或议定书,在19个非洲国家援建20个农业技术示范中心,向37个非洲国家派遣71个援外专家组,共计724人次,累计在非洲各国试种作物品种300多个,传授实用技术500多项,约100万小农从中获益。

>>>科技专题,揭开传统农业经验背后的科学奥秘

44岁的胡里奥10年前还只是个技工,在田间地头帮人修理拖拉机等农用机械。2000年以来,津巴布韦实施收回白人农场的土地改革政策,大批白人农场主在交出土地的同时也带走了资金、技术和市场。胡里奥和大多当地人一样,虽然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但要发展规模农业却完全无从下手。

津巴布韦:小技工到农场主的“华丽转身”

原题:活跃在非洲农业领域的“中国身影”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农业是中国援助非洲的重要领域。如今,来自中国的农业专家正活跃在非洲的各个地区…

肯尼亚:人才是农业发展的核心

原题:活跃在非洲农业领域的“中国身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