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2】氮肥 我们用得太多了

蔬菜大棚的故事
记得不久前采访时遇到这样一件事:某地种植大棚蔬菜的农民不断地迁棚。一个大棚,种上几年的蔬菜,就得换个地方架棚,原来这块地方改种大田作物。为什么要换?让化肥“闹”的。“大棚里刚用上化肥,那叫好使,产量噌噌地上。用上几年,这招不灵了,即使再多施化肥,产量也不再增加,有的年头产量甚至还会下滑。”农民说,没辙了,换地方。好歹咱们地方多。如此这般几个轮回才发现,现在想找块适合种大棚蔬菜的地方也难了,并且种过大棚蔬菜的地方即使种粮食,产量也不令人满意。
农民朋友说,最开始也没想到化肥这么有用。过去多少年,种地都用有机肥。后来,因为偶然多用了些化肥,带来了巨大的产量变化,特别是蔬菜。从此化肥大行其道。
相关专家解释,上世纪80年代末“大棚经济”兴起时并没有人专门研究,农民纯粹在实践当中体验到了化肥的神奇之处,并且当时的施肥方法就是大水大肥。其实,当时这些笼统称为化肥的小颗粒就是尿素,它的主要成分是氮,所以一般都叫氮肥。那时种大棚就是在浇水灌溉时,将化肥撒进水里、冲进土地。大家都觉得,化肥用得多,蔬菜产量就高。
其实这并不奇怪。有研究表明,我国的农田以前一直处于氮素亏缺状态,上世纪70年代开始才逐步达到平衡。在这种情况下,氮肥的使用当然会给农作物带来巨大的增长。但是,慢慢的,这种情况发生了改变。施氮肥不见效了,听说磷肥管用,上面提到的农民朋友又开始大量使用磷肥。现在,他觉得磷肥也不灵,返璞归真,有机肥才是人间正道。
其实在专家看来,这位农民朋友的做法还是有失偏颇。 过犹不及的化肥
中国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张福锁教授说,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氮肥生产与消费国,从消费看,占世界总消费量的三分之一。其中,我国经济作物以三分之一的种植面积又占了一半的氮肥消费量。
那么如此高的氮肥消耗量究竟正常不正常呢?氮肥的确是农业生产不可或缺的元素,但是常规氮肥具有活泼的特性,如果使用方法不当,通过气态、淋洗和径流,大量的氮素极易流失于环境之中,除了资源的浪费之外,还加速了土壤的酸化,同时也对地下水、地表水的污染产生影响。在我国目前大众化的施肥方法下,氮肥利用率一般不会高于30%,尤其在大水漫灌的条件下,利用率竟然低于10%。郑州大学的许秀成等专家的研究表明,我国农业施肥每年因方法不当损失的氮肥相当于3000多万吨尿素,直接经济损失超过500亿元。
张福锁教授的调研报告也显示,我国氮肥的使用量的确太多了,大都没有发挥作用,利用率很低:在粮食作物中,我国大部分农户的氮肥用量不是偏低就是偏高,其中偏高的居多;而在经济作物中,氮肥施用量普遍偏多。国际上发达农业的氮肥生产效率一般在每公斤氮肥产出55~80公斤粮食,而我国的这一数字为22公斤左右。在苹果园,我们的当季氮肥利用率为25%;露地蔬菜18%~30%,设施蔬菜仅为3%~8%,同国外先进水平相比存在不小的差距。
张教授认为,发达国家氮肥用量较低与先进的养分管理技术有关,例如他们对养分投入总量和土壤养分残留都有严格的控制,有机肥和豆科作物固氮提供了与化肥投入相当的氮素,轮作和休耕也为土壤养分的转化提供了有效的缓冲。与此相反,我国对氮肥投入总量没有任何限制,粮田豆科作物固氮少,轮作和休耕难度大,有机肥投入也比较少,有的小麦产区竟然没有有机肥的投入。不用有机肥或者少用有机肥仍然要求粮食增产,必然会带来化肥用量大的后果,并且更不利于化肥效率的发挥。
结合到上述种大棚蔬菜的农民朋友的做法,我们可以看出,没有有机肥,化肥的功效不能充分发挥,大量使用还会带来严重后果;光靠有机肥而拒绝化肥,也难以取得好收成,为什么在化肥诞生之后农作物产量才出现突破呢?关键是科学施肥、平衡施肥。
缓释肥,平衡施肥的捷径?
不同的土壤条件和作物不同的生长时期对肥料的需求是不同的。
科学家针对我国农业生产实际条件提出了总量控制、分期调控的氮肥管理技术。中国农业大学在华北冬小麦的大面积试验表明,农民习惯施氮量平均高达369公斤/公顷,如果根据作物需求和土壤、气候条件,确定适合一定区域的当季作物氮肥投入总量,再根据作物生长状况灵活调整不同时期的分配比例,氮肥用量可以在不减产的条件下下调到154公斤/公顷。再精确一点,如果进行每个地块精确的土壤植株测试,氮肥用量还可以减少到103公斤/公顷,但是工作量太大,程序繁杂,农民难以应用。
目前正在开展的全国测土配方施肥项目也是实现平衡施肥的一条有效途径。从2009年农业部提供的3000多个田间试验结果来看,小麦、玉米和水稻等粮食作物测土配方施肥比农民常规施肥亩增产30公斤以上,氮肥利用率提高10%以上。
除此以外,解决过量施用化肥的出路还有两条,一是通过有机无机复混肥减少肥料中的无机成分,再就是缓控释肥技术。目前常见的控释办法是对肥料颗粒进行包裹,控制肥料养分的释放速度,使养分供应与作物各生育期需肥规律吻合;缓释技术则采用物理、化学和生物化学方法,使肥料养分在土壤中缓慢释放,延长对作物的有效性。上世纪70年代我国才开展缓释肥料的研制,目前已发展为全世界缓控释肥料种类最多的国家。
有专家认为,我国应该优先开发缓释氮肥和应用部分缓释肥产品。从氮磷钾肥料三要素比较分析看,氮肥的消费量最大,损失率也最高。以尿素为例,在20℃的土温条件下,施入土壤后会在一周时间转化为铵态氮;10天时间转化为硝态氮,硝态氮移动性很强、易遭淋失或反硝化损失。集约化农业要求施肥次数少,如果单次施用量过大,必然出现前期烧苗后期脱肥的普遍问题,同时造成生产成本的上升。大量氮素进入水体与大气,也对环境造成威胁。根据各种作物单季和田间定位肥效试验结果,如果使用缓释肥料,氮的利用率可提高10至30个百分点。
但是,缓释肥的价格和效果在农民那里还不容易得到认同。安徽省阜南县金海农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军就表示:“由于缓控释肥料的技术含量较高,一般情况下都会比同等含量的肥料高出好几百块钱,所以在销售时,农民会认为价格偏高。”沈阳中科新型肥料有限公司的卢宗云也说,农化服务不到位会使农民对这一新型肥料产生抵触心理。又一次,内蒙古赤峰市有600亩玉米使用缓释肥后出现严重脱肥现象,群众对缓释肥的效果极不认同。经过调研才发现,当地属干旱地区,玉米种植采用大水漫灌;土壤结构是土层30公分,下面是细砂层,属于漏水漏肥田。而该种缓释肥就是普通BB肥添加少量的包膜尿素,完全不适合当地条件。这说明厂家业务员、当地经销商都不是“明白人”,给缓释肥发展带来了不利的影响。

总之,在原则上要掌握以下几点:

冲施肥的时期

冲施肥单次的养分量

【太阳2】氮肥 我们用得太多了。畦灌方式下防止大水漫灌,渠灌时,沟深与水量相适宜,防止溶于水中的养分随水流失。

只有水溶性肥料方可随水施用。在氮肥中常用尿素、氨水、硫铵和硝铵;钾肥中有氯化钾和硫酸钾,也可用硝酸钾。而磷肥中即使是水溶性的磷一铵和磷二铵,也不要冲施,因为磷肥溶解后移动性很差,容易被固定,不能随水渗入到根层。磷肥的最好施用方法只能将它分层埋入土中,才能提高其利用率。

灌水量的控制

一定要精简在高产蔬菜种植中每次的纯氮用量应控制在2~3公斤/亩,尤其是硝酸态氮素要控制在2~3公斤/亩以下,有限次数的钾肥用量一般在2~4公斤/亩;否则,养分的浪费和损失大。既降低氮肥利用率,又可能造成对水质的污染。全生育期的冲施肥一般以2次为宜。

目前,冲施肥主要用于蔬菜作物生长的旺盛季节追肥,广泛用于大棚种植和露地蔬菜上。由于冲施肥的肥效快,一般冲后2~3天至3~5天就可见效,反映在叶色和株高的变化明显,很符合一些急于求成的种植者的心理,因此,冲施肥多年来一直被广泛采用。

各地农户习惯在农田灌水的时候,把不同大小颗粒状的固体复合肥、尿素、氯化钾等化肥放在水桶里或直接撒在渠头,肥料随着水流到达农田的作物根部,其间肥料颗粒是否溶解不甚明了。例如南方农民冲的普钙和北方农民冲的磷铵都会长期留在地表,大颗粒尿素也不易全部溶解,在温度较高时就会产生严重的氨挥发。所以,冲施肥不同于滴灌、喷灌等灌溉施肥,有的地方管理粗放甚至用大水漫灌来冲施化肥,这种大水漫灌的施肥方式突出了一个“冲”字,很容易造成氮素的大量损失,同时也会造成水分利用率低的问题。

有的人把颗粒状高浓度复合肥打碎后冲施;有的人把未腐熟不溶性的固体有机肥或微生物制剂当肥料去冲施,这些都是不恰当的。

冲施肥的方式要适时适量地用,主要是用于集约化的蔬菜栽培中的追肥,主要追施氮、钾。

正确选择冲施肥的肥料种类

有四种肥料不要冲施,一不冲施磷;二不冲施颗粒状复混肥;三不冲固态有机肥;四不冲微生物制剂或肥料。

综合考虑作物高产优质高效和兼顾环境保护的农业生产目标和农村劳动力缺乏的现状,为了发挥“冲施肥”的长处避免其短处,现将“冲施肥”的技术要领简述如下:

用水冲肥的施用方法又叫“冲施肥”,一般在作物快速生长时期提供补充营养的一种追肥,既然是补充施肥,它不能替代基肥等主要施肥方式。但是由于这种方法既方便又来得快,所以在蔬菜地和种植经济作物、特种食用作物的水浇地上广为采用。

在作物大量生长期例如果菜类在盛果期、采摘瓜果后冲施;又如大白菜的包心期,在秋菜种植中,选择气温下降,土壤矿化作用下降,而蔬菜作物又是大量生长期为宜。

很多农民喜欢用这种追肥方式,用好了是有效的。但是如果为了追求表面的效果,不计成本,片面使用大量氮肥,滥用冲施肥,则会导致蔬菜徒长,品质下降,肥料利用率降低,氮素损失大,加剧土壤性状的盐化。

相关文章